体坛专访扬科维奇:选材更看中能否适应高强度比赛

网站小编 作者:网站小编

在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36强赛小组赛首轮比赛中,中国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客场2比1泰国队,抢到了关键性的3分。返回深圳后,球队正在准备11月21日主场对阵韩国队的比赛。19日下午,记者在国足下榻酒店采访了主教练扬科维奇。他不仅复盘了泰中战,也展望了即将到了中韩战,还畅谈了国家队的体系建设和自己的选材标准。


球迷与球队成绩是死循环

体坛:正常情况下,一支成熟的球队会准备至少两种完全不同的打法。现在的中国国家队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,在对阵泰国队的比赛也尝试了不同的战术打法。但中超球队几乎都是整个赛季一种打法,很少有球队在这方面进行尝试。尽管国家队过去8个月中一直在努力尝试,但效果也并不理想。这是否是国家队继续向前发展所面临的一大难题?

扬科维奇:对我来说,在集训时其实只能是多次重复,包括先上录像课、然后在训练场跟队员反复讲解,通过这种方式来加深他们的印象。

现代足球的情况是大家基本都能在变,阵型是一种动态的(hybrid formation)。拿泰国队举例,他们10月前往欧洲热身,和格鲁吉亚、爱沙尼亚进行了两场热身赛。在对阵格鲁吉亚时,采用的是三后卫踢法;与爱沙尼亚则是四后卫踢法。不光如此,同一支队伍在同一场比赛的不同时间里也在进行改变。所以,我们必须要准备好应对这种情况,进行这种阵型的切换。现在不是为了惊艳谁,而是通过变化来解决场上的空间问题,通过变化来解决防守中的问题。这样,队员的信心就会增强。

再举个例子,像对阵乌兹别克斯坦和对阵叙利亚的比赛,对我们而言就非常重要,因为我们会把他们当成一个演练阵型变化的重要对象,就是我们知道跟他们踢完后,阵型方面的哪些问题需要改善。

再譬如,我先前带过的亚运队队员以及去年踢东亚杯合练过的球员,他们其实对这种阵型的变化就很熟悉了。从2019年1月开始带那支队伍,先是澳大利亚,然后3月到意大利,再到5月在安徽打巴勒斯坦的两场比赛,那个时候,我们真正开始尝试这种“动态阵型(hybrid formation)”。其实大部分球员整体是理解的,然后你引入一、两名新球员的时候,他们融合的速度也很快,这样就不存在问题了。

我们现在是这样,我给你首发11人名单,你可能知道哪些人会踢,但你不知道我们的阵型、怎么去踢。因为我们用的队员是他可以踢不同阵型里的不同位置,这就是我们队伍在这方面的目标。

体坛:从你接手中国99年龄段亚运队,到现在成为国家队主教练,期间已经有5年多时间了。你觉得现在中国球员的自信心更强了,还是比你刚来的时候更差?因为现在中国足球没有成绩,虽然一直强调需要有自信,但因为外界普遍不认可中国球员的表现以及成绩,所以实际可能是自信心越来越弱。

扬科维奇:其实,这是一个死循环!大家一直是老生常谈,有的人说,你得带着信心去赢比赛;有的人说,你赢了比赛后才能有信心。我的逻辑也是我在日常生活的哲学,也是在你这种“死循环”没法解决的时候,我们就得先付出,你得先迈出这一步,然后再看他收获什么。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说,先赢下比赛,你才能有信心。

其实我们所面临的情况也是一样的。我们想让球迷来给我们加油,球迷们会说:你们现在成绩不好,凭什么给你们加油?但是,我们又想说:如果你们来加油,我们才能有信心、有动力踢得更好。这是一个“死循环”的逻辑。所以,我们不能这样做,我们也不去喊着让球迷来给我们加油,我们自己先迈出这一步,争取有一个不错的成绩,不管有没有球迷、也不管有没有支持。只要我们有成绩,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来的。这就是我说的“行动大于言论!”你就是先付出,可能没有收获;但如果一点也不付出,你就想要支持,那在体育界也就太廉价了。

就以这次我们和泰国队的比赛一样。我们一赢下泰国队之后,明显就感到了巨大的变化,所有人都来恭喜,已经到深夜1点左右,依然还有人在等我们、接我们。这就是现实!全世界都喜欢足球,中国球迷也一样,他们其实只需要看到一点点成绩。我们只需要给球迷一点成绩、一点希望,我们带着拼劲和动力去踢,他们是可以接受的。

体坛:从3月初接手到现在为止,外界似乎一直对你处于不信任的状态,甚至在打泰国队之前还在说,中国队必须要换帅,你是如何看待这种说法的?

扬科维奇:我从来不把这个事情当成是我个人的事情。总体而言,当你开始这个工作时,你就需要准备好面对这些情况。因为你坐在那个位置上注定了你是一个公众人物。你必须得承担这样,这是很正常的。我只考虑我做什么能够帮助这支队伍。更多地,是我给自己的压力,我怎么样做才能给这支球队带来更多的好处、能帮助这个球队,这才是我最关心的。

关于个人的位置问题,有两种类型的教练,即已经下课的教练和还没下课的教练。所以,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我也会坦然面对,而且这方面我已经很有经验了。只要带这支队,我就会竭尽全力。能带这支队,我已经感觉到很荣幸了。另一方面,足球是一个大众项目,很开放,所有人都可以来评价,这是很正常的。如果我能带队有成绩、能给中国足球作出贡献,那之后我个人也会收获一点荣誉,这是肯定的。但这个东西也是之后的事,是有了成绩才能有用。另外,我还可以告诉你,我一般不关注媒体,更不会在意他们说了什么。

体坛:踢泰国队是你职业生涯中压力最大的一场比赛吗?

扬科维奇:其实,最大的压力并不是来自比赛本身。肯定每场比赛会有拿分的压力,重大比赛的时候压力更大一点。但作为一名教练,这种压力什么时候最明显呢?率队参加这种大赛的压力,其实远没有好多年没比赛可踢的时候压力大,这种没比赛踢实际让人更难受。如果一名教练不带比赛、没有正式比赛可踢,就相当于你有一辆法拉利,但却只能放在车库里不开一样。最爽的时候就是你把车库门打开,那一下就算是有风险,但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是最爽的。

所以,谈到压力的时候,在这里执教五年时间里,压力最大的时候反而是我在这边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法带队比赛。我觉得对我来说,如果有比赛,我不认为是压力,我很享受,就像有了水才能游泳那样。

中国的经历让我变成更好的人

体坛:从2018年底到中国开始执教,先是执教青年队,再到现在的国家队,你觉得这五年期间自己有什么变化?

扬科维奇:我觉得在中国的这段经历对个人成长的作用是巨大的。包括塞尔维亚等在内的很多前南斯拉夫国家跟中国的很多行为、习惯相类似,而且适应能力很强,所以我来这里的适应时间是比较短的。来了之后,就是专注于工作本身,因为这项工作的挑战性很大,一些客观原因其中有两年没办法回家,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和妻子,包括我父亲去世,也因为要带队比赛等原因而没办法赶回去见最后一面。但是,我觉得我既然已经牺牲了这么多,那么看到了一点希望,我就愿意坚持下去。

另一方面,来中国之前,我在西欧工作了4年,到中国后我也更加理解了队伍所处的环境。一方面,西欧的整个足球环境肯定更有建制、更成熟,我也更喜欢,也让我更有一些见识。但与此同时,我也注意到了,来自西欧的教练很难在中国长期工作下去。所以,我也结合了一下自身所有的DNA,即适应性比较强,也结合了在西欧的那些工作习惯,来到中国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,所以适应得可能就会更好一点。来中国这几年,其实是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,已经超越了足球的一个存在。

过去,我的工作方式特别直接,尤其是很多次在欧洲俱乐部会跟经纪人、球员或管理层有直接冲突。但是,现在在中国生活、学习、成长了以后,我对为人处事的方式更深刻的理解了。这样,我就能更好的从我的角度来帮我身边的人,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球员,跟他们合理地相处,让他们能发挥最大的能力。

中国人其实是非常友好的,在中国生活的这段经历也可能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一段经历。所以当你问现在的我和2018年时的我有什么区别时,我不想只是从教练角度,而更应该是超越足球,是我人生中的成长。足球或足球之外,它使得我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人。我想,未来不管是在哪里、在何时,在中国的这段经历会对我今后更有帮助,也让我更好地展开工作。我想,我不仅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教练,更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父亲,或是成为一个更好的祖父。这段经历是无价的,也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,或者用几句话就可以概括的。这才是更重要的,是人生的经历。

带这样一个伟大国家的球队去争取一个伟大的成绩,这一直在不断地激励着我。我知道,像我这样一个渺小的人,如果能够给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在足球方面带来一些成绩,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。

体坛:外界有一个说法,说你接手国家队后,跟以前带99年龄段队伍时管理方面不太一样了,不再那么严格了。你同意这种说法吗?

扬科维奇:其实不是队里的人并不知道队里的情况,规定等方面还是一如既往地严格,纪律方面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。但是,确实也不能把三十多岁的运动员跟十七八岁的运动员一样,采样同样的相处方式。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,达到同一个目标其实就够了。每天,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要求跟原来是一样的。对比赛要求就跟日常生活一样,很严格地要求执行战术就可以了。

要选适应高能量高强度的球员

体坛:从今年3月接手国家队到现在为止,这期间国家队总共组织过五期集训,先后召入了45名球员。但这45名球员中,虽然有像朱辰杰、蒋圣龙等2000年出生的年轻球员,但更往下的球员一个也没有。这次世预赛首轮比赛中,像越南队年仅19岁的球员就已经进球了,沙特队有三名2003年龄段球员出现在首发阵容中。你是否会考虑接下来召入更年轻的球员呢?

扬科维奇:你说的没错,但你注意到了没有,他们都是在各自俱乐部球队中能够打得上比赛的,但我们的年轻球员踢不上。

年轻球员的培养计划是一个持续、长久的计划,但国家队有一个特性,就是我们要选择最合适的队员,那些合适的队员是在俱乐部有表现才行。这里,我可以举一个例子,就是在跟乌兹别克斯坦队的那场比赛中,何宇鹏正对着的那名乌兹别克队员,比何宇鹏还小5岁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前阵子塞尔维亚对比利时的那场热身赛,比利时的阵容中,除了卡拉斯科等2人之外,其他全部都是00后球员。可是,他们不仅仅能够代表国家队出场,更重要的是都已经在各自俱乐部打上比赛了,而且有稳定的出场率。如果我们的年轻球员能够在各自俱乐部打上比赛,我肯定是第一个最高兴的。

体坛:世预赛后,国家队还将因亚洲杯展开集训。集训期间,有没有可能招入一些更年轻的球员?

扬科维奇:我们确实是有计划的,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来备战亚洲杯,时间已经足够。但是,既然是国家队,我们刚才说了选人标准,它跟年龄无关,只跟能力相关。我也不能说只为了照顾队伍的年轻化,全部换成之前我在U23队带过的运动员,即使他们没有表现也召入,这会影响整体队伍的备战和实力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我们需要打造的是一个要去踢杯赛的阵容和团队,每个人就必须很清楚他们自己的专注度是要放在哪里。如果我无限制地引入这样的年轻队员,可能会造成一种小的混乱,然后对其他运动员也不公平,这是我所考虑的角度。我们带去参加亚洲杯赛的运动员必须是都准备好了的球员,能全力以赴的一个阵容,而不是说要考虑一个长期计划、去给他们画饼,因为我们要去参加的是亚洲杯赛。这个赛事不光是我们一支队参加,杯赛对其他队的要求跟我们是一样的。

以韩国队为例,他们的人员构成中,有32岁的孙兴慜,也有21岁的球员。但是,他们的强度跟比赛的活力是一样的,强度很重要,不是年龄不重要。如果一个年轻队员来,他达不到比赛的强度、没有比赛的活力,跟老队员相比,他的年龄就不是优势了。我们的选材标准也一定要向高能量、高强度的球员看齐、作为参考。

体坛:根据2024赛季的赛历和计划,国家队明年将没有长期集训,基本都是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时集中。这就意味着,国家队的强度就只能建立在联赛与俱乐部球队基础之上。但现在的中超联赛强度明显不够,整体水平不高。在这种情况下,国家队怎么办?

扬科维奇:对我来说,其实要单纯摆脱责任或者是回答聪明点,把自己摘出去,说那是联赛的问题,跟国家队、跟我没关系。但我不能这么说,我们得一起想办法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就跟我们去客场踢泰国队一样,你得找到赢泰国的方法,这是一样的道理。如果我们非要追求“tika taka”,追求极度控球,假如比赛输了,那外界都会批评说1分没拿。反过来,如果我们一味地要求全场高压,踢了60分钟就没体能了,最终输了。然后,我说这是联赛的问题,因为我们的联赛没有强度,跟我没关系,我的要求没错,是队员的能力达不到。这就是推卸责任。我不想这样,我们一起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比较好。

我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展开工作的,就是今天早上醒来了,我想我能做点什么,能帮着队伍把球赢下来。有的时候是走这条路,有的时候是走那条路。就像去年去踢东亚杯时,身体层面,我们跟其他三队其实差距还是很明显的。第一场跟韩国队时,我们吃了大亏;第二场对阵日本队,其实全队拼尽了全力。第三场对阵中国香港时,大家就都没劲了,全队都很难。我知道这个现实情况,那场比赛中,我不是用了三名中后卫、还让蒋圣龙踢了后腰位置吗?然后,我的要求是利用高压让香港队多给我们前场定位球,争取前15分钟内利用定位球进一个,之后,我们想办法把球控制下来。这其实就是根据我们当时的实际体能情况所拟定的一个解决办法,就是如果你体能状况不好,最好是争取先进球,然后把球倒一倒、控下来,这种作战策略是比较合理的。比赛开始后,我们在前10分钟至少有两次定位球的很好得分机会,一次是吴少聪、一次是蒋圣龙,但谁都没有把握住。像这种必须要赢的比赛,你必须一直往前顶,那两个机会基本上是属于必进机会,但被对方解围了。这时,你体能下降得越厉害。所幸的是,后来谭龙进了一球。

我举这个例子,其实就是想说明,在当下现有的条件下,怎样最大化地来解决存在的问题,只有这一条路可走。如果我在当时情况下说:联赛水平就那样,节奏太慢、水平太差,但我是一个好教练,我在东亚杯赛上拿到了4分。如果那样,则这样的借口就太廉价了。我认为自己是中国足球的一员,我得把自己也放在一起解决问题的那个层面上。如果是内部讨论怎么样解决目前的困境,那我肯定会给出我的建议。我不能把这个当借口。

体坛:那么,在明年联赛展开前,你是否有计划或向中国足协提出建议,即把国内的俱乐部教练召集到一起来聊一聊这个问题。

扬科维奇:我们在内部其实谈论过很多,但目前这个阶段,我们肯定还是先备战跟韩国队的比赛。之后,我们在讨论下一年的工作时再来研究解决这些。譬如说,你刚才给我提供的一些公众方面的反馈意见,包括换人、阵型等方面的东西,从内部来说,我们的思路就是我把比赛的问题解决了。我如果现在就是回答问题、给你解释其中很多东西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别人会说我是在找借口。所以,最好还是别解释那么多,我们埋头干、把问题解决了,就可以了。这是我的一个思路。

体坛:现在亚洲足球各项赛事都在全面跟欧洲接轨,包括实施跨年度赛制等。对我们来说,11月因整个赛季结束,球员的身体等各方面都处于疲劳时期。而到明年3月时,我们的联赛才开始,状态尚未达到最佳。那么,作为国家队的主教练,对我们的联赛是否应该顺应亚足联的变化持什么态度?或者说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?

扬科维奇: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被讨论的。但是,如果站在我的角色,我现在只能说不管调整还是不调整,我们该踢的比赛是不变的,就像明年1月的亚洲杯赛,我们该踢还得踢,但我们肯定需要找到应对的方法。你现在的提问是集中在问题上。

体坛(笑):不、不,我只是想尝试着寻找到问题的答案。

扬科维奇:我现在不会考虑调整与否的问题,我的角色就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去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去解决问题。站在我的角度,如果我只考虑所面对的问题,而不去关注问题的解决或者拿出具体的思路与解决办法,那么,我可能看到的全部都是问题,而且问题会更多。譬如说,当我们征召队员时,很多人都会说,为什么不召这个人?为什么不召那个人?但是,你可能已经了解了,我选人的标准和角度首先就是我们的队员必须得跟得上对手的强度。假如我选择的这个队员,他不用踢一年的球,也可以在强度上跟对手匹配,那我也可以用他来踢比赛。但是,有人会说:如果按我这个角度去解读的话,他们就会说我是在抱怨联赛的强度太差。

所以,也就请你理解,我为什么不能明确回答你这个问题。如果是我们内部要讨论,我肯定会在内部跟协会沟通我的观点,竭尽全力来解决这些问题,但我不能通过媒体来向协会传递我的信号。对外,我们必须目标明确,我们的口径包括行动都是一致的,这样才能是一个团队。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© 2022-2023 天天直播